?
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投資之家(Hao300.com),投資理財界的網址大全!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股票證券 > 股票 >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

2017-11-28 23:08 [股票] 來源于:未知
導讀: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 原創 AI財經社 2017-11-28 13:39:30 大家都眼紅巨額利潤而來,但入場后卻發現,在這個靠規模效應取勝、客戶粘性不強的市場,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

原創 AI財經社 2017-11-28 13:39:30

大家都眼紅巨額利潤而來,但入場后卻發現,在這個靠規模效應取勝、客戶粘性不強的市場,最終的獲勝者將可能是大巨頭。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

文 | AI財經社 周伊雪

編輯 | 趙艷秋

沉默兩秒鐘之后,云熵科技CEO肖志明終于無奈地承認,兩年前選擇進入CDN行業創業,“不是一個好時機”。

2015年12月,云熵科技獲得1000萬美元A輪融資,宣布入場CDN。對大部分人來說,“CDN”或許顯得陌生,但它卻與我們日常的網絡生活密不可分。它提供“一種網絡加速服務”,讓身處不同地方的人們都能快速訪問各種網頁。

一直以來,它隱身在飛速發展的互聯網幕后,“高速增長,低調賺錢”。“很多銷售做了CDN這個行業后,別的行業就都瞧不上了。因為一個客戶簽進來,每年就有上千萬元的營收。”一位從業者對AI財經社說。

根據中國信息通信院數據,在2010年至2015年期間,CDN業的市場規模年復合增長率高達32%,相較而言,同期熱熱鬧鬧的手機市場,年復合增長率才8.8%。

對于當年入場CDN的肖志明來說,也是因為看到了這個巨大市場的一個潛在商機。肖志明認為,傳統CDN行業價格過高,而云熵科技通過“去中心化技術”,收集路由器、機頂盒、手機等智能設備的閑置帶寬,轉而為企業客戶提供CDN服務,可以將成本降至傳統模式下的1/10。“這個價格對小客戶來說極具誘惑力,也就意味著巨大的市場”。

然而,肖志明未能料到的是,就在他進入這個行業的同時,阿里云、騰訊云等云計算巨頭也相繼入場,并打起了價格戰。在肖志明看來,這場價格戰與轟轟烈烈的百團大戰、共享單車大戰無異——巨頭燒錢搶市場,大批缺乏資本輸血的創業公司難逃關門倒閉的命運。

暴利時代終結

最先感受到行業血雨腥風的,或許是傳統CDN巨頭網宿科技。這家企業曾是A股一哥,自2013年至2016年中,在不到四年間股價翻了18倍。幾年前,在網宿舉辦的一場年底答謝會上,一位網宿員工不無驕傲地對周邊的人介紹,雖然公司股價當時已漲到近百元一股,“但還可以買,肯定還會漲”。

網宿在CDN業內深耕十余年,占有40%以上的市場份額,是市場的第一玩家。

12年前,面對IDC(服務器托管)業務的增長天花板,網宿決定進入CDN行業。當時這個行業幾乎只有一個玩家——藍汛,占據著90%以上的市場份額。網宿最初的策略十分簡單粗暴——以不到藍汛一半的價格為客戶提供加速服務。在獲得最初客戶群后,網宿不斷加大研發投入,逐漸提供高性價比服務。此后,網宿的營收與市場份額雙雙增長,并在2013年超越藍汛,成為CDN市場份額第一的企業,并持續至今。

可以說,網宿充分享受到了中國互聯網行業高速發展帶來的紅利。在2010年至2015年這段時間內,網宿科技的營收增長率幾乎每年都超過50%,凈利潤年復合增長率則達到80%。賬面上源源不斷的利潤增長傳導至資本市場,令網宿的股價不斷高企。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

云供應商快速搶占國內CDN市場 數據來源:方正證劵

但歷史似乎總在重演,當年靠價格戰打開市場的網宿,如今也被新的競爭對手以同樣的手法圍剿。

歷經百團大戰、共享單車大戰洗禮,互聯網巨頭對價格戰已駕輕就熟。首先是阿里云在2015年宣布旗下“極速CDN”產品降價,降價后價格僅相當于網宿同類產品的三分之一;隨后騰訊云加入戰局,宣布CDN服務最高下調25%;此后金山云、百度云、迅雷等廠商紛紛跟進降價,CDN行業開啟一輪又一輪的降價潮。據AI財經社了解,目前一些供應商給企業的CDN價格都已低于10元/M的成本線。

2015年初,一家云計算企業找到某公司CDN采購負責人陳辰,推薦其采用新上線的CDN服務。當時,陳辰所在公司業務不斷擴展,對CDN需求旺盛,成本支出也越來越高。“我們考慮到,主機、存儲、數據庫等業務已經都在云上,使用云廠商提供的CDN服務,相當于走內網,能夠顯著降低成本。” 陳辰告訴AI財經社。于是,在測試過服務質量后,他們最終決定采購云廠商的CDN服務。

在過去兩年,盡管網宿仍占陳辰所在公司CDN服務的大頭,但份額已降至六成,另外四成被兩家云廠商瓜分。陳辰透露,自CDN價格戰以來,其采購的服務單價已下降50%。“未來還會加大采購云廠商的CDN服務。”他說。

云廠商的入侵,引發了“CDN之王”網宿的強烈反彈。半年前,面對愈演愈烈的價格戰,網宿科技助理總裁李東曾對AI財經社表示:“2B行業與2C行業本質上是不同的,CDN屬于2B業務,互聯網用2C業務燒錢占市場的模式(在2B市場)不可持續。”

11月22日,阿里云宣布CDN價格再次下調25%,李東對AI財經社回應稱,云計算和CDN頻繁降價,會拉長云計算企業自身的盈利預期,因此并不理解云計算企業頻繁降價的行為。而網宿會持續在質量、服務和技術創新上花功夫。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

2017年云棲大會·廣東分會上,阿里云宣布CDN降價。圖片來源于網絡

一位網宿的銷售人員也向AI財經社說,“小客戶更重視價格,尤其在創業初期的企業,對CDN服務質量要求不高,會選擇云廠商。”但他認為,在業內網宿提供的服務質量“仍是最好的”,這對成熟客戶具有吸引力。

但與傳統CDN廠商相比,云廠商進入CDN市場卻有自己明顯的戰略考量。CDN屬于典型的資源型生意,技術門檻相對不高,客戶對服務商依賴性不強,因此,可以迅速靠價格做大用戶體量及營收。以阿里云為例,阿里云視頻云總經理朱照遠介紹,自2014年對外提供商用CDN服務以來,到今年10月,其用戶量已突破24萬。

而云廠商提供云主機、云存儲、大數據、AI等“一條龍”生態系統服務,CDN只是上百種云服務之一,這令云服務企業可以在CDN這個單點業務上微利甚至不盈利。

騰訊云CDN產品負責人告訴AI財經社,騰訊云不會單純追求在CDN業務上一定要盈利,而會考慮綜合結果。2017年3月份,騰訊云曾以0.01元中標廈門市政務外網云服務項目引發行業震動,而同期參與投標的其他幾家公司給出的招標價在170萬元至309萬元不等。

“我傾向于將CDN與整個云業務結合起來。云廠商有云的各種能力,包括存儲、AI等,有更多新的技術突破點可以賦能到CDN上,所以不單純是CDN價格戰的問題,而是整個云計算發展戰略的問題。”該負責人說,騰訊云會將CDN作為云計算的基礎支撐,在其上再生長出其他增值服務。未來價格會更多體現在增值服務上,如即將推出的CDN+高效圖片視頻處理能力的整體方案。

上周,阿里云宣布CDN新一輪降價行動,整體降幅為25%。阿里云稱,作為互聯網基礎服務,更低價的CDN直接降低了互聯網創業門檻,推動了包括音視頻、直播等行業的“風口爆發”。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》顯示,近半數的網絡使用者,都曾看過體育直播、真人聊天秀直播、游戲直播和演唱會直播。這與CDN的普惠有著直接關聯。

云廠商的猛烈進攻,對網宿造成的壓力已顯而易見。盡管網宿市場份額仍維持在40%以上,但其毛利率已自2015年底巔峰時期的47%降至35%左右。2017年三季財報顯示,網宿凈利潤同比增速已經連續3個季度為負,前三個季度凈利潤同比減少近40%。與此同時,股價也在資本市場節節敗退,自2016年8月的高點至今已跌去六成。

“網宿已經比較被動,現在還無法確定利潤率會下滑到什么水平,一切都要等新的平衡態出現。” 一位調研了網宿的分析師說。

創業公司失血

在這場大戰中,被挑戰的不僅是市場上的傳統玩家,剛入場的創業企業甚至已面臨生死困境。

“除了低價還是低價。”談及價格戰,一位CDN創業公司VP憤憤不平。

2015年,幾乎與云廠商同時,大批創業公司及風投資本蜂擁進入CDN行業——云熵科技在2015年末拿到1000萬美元融資,七牛云在2016年1月初拿到1億美元D輪融資。青云、又拍云、視界云等也在相近時間內完成從數千萬元到數億元的融資。

一家已拿到工信部CDN牌照的創業公司CEO王洋將這股紛紛入場CDN的熱潮歸結為,“大家都眼紅網宿的高利潤率”。

“當時的融資環境比現在要好得多。”王洋回憶,這與當時二級市場上云計算概念較熱相關。“國內人民幣基金跟二級市場緊密掛鉤,二級市場熱什么就會傳導至一級市場。很多投資人是因為在二級市場賺到錢后,才作為LP(有限合伙人),出現在創投基金中的。”在王洋看來,CDN這個行業偏技術服務,懂這行的投資人本就不多,更多的投資人僅是在跟隨熱點。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

在CDN市場,剛入場的創業企業已面臨生死困境。圖片來源于網絡

CDN行業是重資金、重規模的生意。廠商需要從運營商處采購帶寬,部署加速節點,再出售給客戶。只有業務量達到足夠規模,從運營商處采購帶寬才有議價權;而客戶足夠多,節點復用率提高,才能降低部署節點的成本。

業內普遍認為,“2T”帶寬規模是生死線。當業務量跨過這個規模后,企業理論上才能實現盈利。為了跨過這條生死線,創業公司在初期不得不加入燒錢搶市場的混戰中。

“過去兩年,有七八家CDN創業公司來找我推銷服務,他們開出的價格甚至比云廠商還要低。” 陳辰告訴AI財經社。但在綜合考慮節點數、訪問速度、價格后,陳辰最終沒有采購這類CDN創業公司的服務,“價格是低,但性價比一般”。

在目前形勢下,由于集體壓價,即使幸運地跨過這條生死線,創業公司也難以實現盈利。“現在整個行業普遍是虧損狀態。我知道很多公司毛利都是倒掛的。”又拍云CEO劉亮為對AI財經社說。

“對價格戰有預期,但沒想到會瘋狂到低于成本,這是不可想象的。因為CDN是玩量級的事情,上T的帶寬,一年僅帶寬成本就幾個億,意味著每個月要燒掉很多錢。”視界云資源采購中心總監孫嘉說。

大量CDN公司倒掉,已成為行業里公開的秘密。“CDN行業不那么性感后,投資人的錢不再進場。錢燒光了不就倒閉了?”王洋告訴AI財經社,“很多CDN公司撐不住價格戰,都不想接新單子,接單就虧。他們現在都想把已經購買的流量都甩出去,1T帶寬一個月會虧幾百萬,誰愿意干?”

業內普遍的共識是,靠燒錢打價格戰無法持續,但究竟何時價格戰會企穩,還不明確,這取決于云計算巨頭的價格策略。很多CDN創業公司認為,云廠商也需要盈利,不可能在CDN業務上持續虧損,現在虧本賣是為了“燒死競爭對手”。

王洋對云廠商的動向異常敏感。他告訴AI財經社,從某投資人處得到消息,說“騰訊云近期不會再打價格戰”。這對王洋所在的公司是個好消息,他認為公司會挺過難關。

目前還存活的創業CDN公司大多在業務上處于維持或收縮狀態,并努力開辟其他能夠盈利的業務過冬。“CDN行業比較特殊,一旦開始這塊業務,很難說停就停,因為產業鏈上下游都有資源關系在里面。所以只能說是維持,不擴規模,另外重新開啟新的增值業務去維持生存。”王洋說。

劉亮為告訴AI財經社,又拍云已經在做調整,以維護好現有客戶為主,在CDN基礎上做增值服務,不會盲目參與擴規模,不參與價格戰。“公司會圍繞CDN產品線,做其他產品與服務上的創新,一方面在成本上進行復用,另一方面想辦法擴大營收,以提升整體毛利。”

CDN血腥價格戰,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網宿科技以及企業倒閉潮

又拍云CEO劉亮為稱,在價格戰中,維護好現有客戶,通過增值服務提升毛利率。

兩年前,云熵科技希望通過去中心化技術降低CDN成本,進入2B市場。但現在肖志明覺得,如果2B生意實在不好做,將收集的流量自己消化,轉做2C業務也不是不可以。因為,“就算我們有這么好的成本結構,也不一定能贏,因為做的這個東西是巨頭必爭的地方。”

“如果三四年前進入這個行業就好了。那時候市場玩家不多,阿里跟騰訊還未進來,市場就那三家傳統廠商,客戶又多,那個時代肯定更好。” 肖志明感慨地說。

(因采訪對象要求,部分人物為化名)

【更多報道請移步 AI財經社微信公眾號(ID:aicjnews)和官方網站www.aicaijing.com.cn 】

(編輯:admin)

網友評論
尚未注冊暢言帳號,請到后臺注冊
推薦文章
堡垒之夜手机版安卓下载
剑三制造什么赚钱 有问必答健康网赚钱 甘肃11选5 做点什么可以赚钱 梦幻秒号赚钱 雪缘园比分直播网 1000炮捕鱼游戏 做烧烤小饼赚钱不 雪缘园mlb棒球比分直播 湖南幸运赛车 南宁有没有赚钱的手工活 成都麻将旧版 吉林市一毛麻将微信群 竞彩足球比分 重庆晚上卖串赚钱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